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

2018 水返腳兩棲越野

賽前:
一直想來跑場越野,卻總是給了自己藉口而作罷,而這次鐵了心,找了一場距離不遠的報來玩看看,說真的我只是看了里程數,25.7 K 應該還好, 就比半馬多一點點,臉不紅氣不喘的就報了名繳了費,簡章路線圖就沒花太多時間看了。

直到賽前收到了物資後,我重新研讀了簡章及路線圖,天啊! 好像不是我想像中單純,過度的自信真的會鬧人命。
面對叢山峻嶺,你無須低頭,但必須謙卑以對,而訓練就是對山最大的尊重了,賽前就去跑了一趟405 高地,熟悉一下越野跑的感覺。

凌晨四點多起床,已經好些時候沒這時候出門了,每當在夜裡看著工人們辛苦的趕工鋪馬路,而我是睡飽飽後趕著去參加路跑活動,我真的非常幸運與感恩。
約5 點多抵達會場,汐止的拱北殿,停好了車,四處散步一下,看看清晨的山巒,心想今天應該要攻好幾座山頭吧! 而我今天將在這山林裡奔跑。

起跑:
跑了一小段柏油路後轉入民家的小巷,接著就是山徑小路,只能一個人過的小路,昨天下過了大雨,沿路泥濘路滑,一不小心就會跌個屁股開花,你以為靠著雙腳奮力跑就好,其實大部分路段都得雙手的幫忙,甚至也得拉繩攀岩,已經算不清自己跌幾次,每次一滑就像溜滑梯一樣,心想,千練萬練卻從未練習怎麼跌跤比較不會痛,有一段是水路,它不像二水跑水馬拉松,跑的是平緩的八寶圳,而是跑的一般野溪,有些地方深度甚至及腰,因為人多跑過,水變得混濁,所以你完全看不清你腳底下的狀況。

大部分路段都在山徑裡"攀爬"(這裡我就不用"奔跑"這種自不量力的字詞來形容了),爬到新山山頂,視野很好,但可惜我只能短暫停留,我回頭望一望美麗的山巒,看像遠方的台北盆地,心裡竟無一絲漣漪,趕路要緊。

一個山頭一個山頭的攻略,在一山頭的工作人員手比著下一個目標山頭,我看了心都涼了,我望著趁風飛翔的老鷹,突然有一種感覺,直接從這山頭懸崖直接飛越而下,但我還是沉住了氣, 擦一擦汗水,告訴已經爬到有點腿軟的雙腳,加油! 上路了!

經過山腰的檢錄點,工作人員說"加油! 快到了...",我看看手錶,顯示的距離才一半不到,我一度質疑這錶是不是當機了,意志就這樣慢慢地被折騰著,我頭也不回的心裡滴咕著"是近了..天堂近了"。

11:30 前順利的經過關門點,擺脫了可能被關門的命運後,以為自此開始輕鬆愜意,可以在大部分下坡路段盡情奔跑之際,卻在第一個陡坡的攀爬中,發現雙腳隱隱抽蓄,打算用抽筋來表達抗議,心臟也不安的狂跳鼓譟著。我停留在路邊,喝口水也安撫那雙腳,心想在這荒煙裡抽筋真的就大麻煩了。

一路的攀爬,用的肌群與平常跑步不同,加上路段上上下下,肌群利用不斷的轉換,比較弱的肌群就按奈不住生氣了。
還好,稍事休息之後,攀爬路段也放慢些,抽筋狀況有了明顯改善。

跑了一早上,幾乎都在山徑裡,突然覺得可以跑在平一點的柏油路真是幸福,許多跑友應該跟我一樣,真正的感動不是進入了終點,而是開始踏上柏油路上的那一刻起。
但其實也不用高興太早,當離開山徑踏上柏油路之後,以為從此飛黃騰達,這時剛好正中午,烈日正張開滿是獠牙的嘴巴企圖吞噬掉已經筋疲力竭的你。

但是,生命在最低谷的時候,總是會找到出口,淋了一點水降了一下溫,又是一條活龍,最後4K 就穩定的配6 分速返回終點。

終點:
抵終點,心情是平靜的,只想趕快去沖個涼, 喝瓶沙士....

越野跑與一般路跑大不同,越野跑要非常專心的注意踏出的每一步,一有閃失就跌個屁股開花,一般路跑則要專心在呼吸及配速。

不過我還是認為爬山就爬山幹嘛用跑的,都無法好好欣賞好風景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