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11日 星期五

堅持到底?? 永不放棄??

跑太魯閣馬拉松時,回程碰到一位跑友一拐一拐的走走停停,表情痛苦,卻又堅定,工作人員問他要不要坐車回去,他說他要"堅持到底,永不放棄".......

這是一句感性到不行又很熱血的slogan。
其實是包裹著一種會讓人著迷甚至精神喪失的毒藥。


筆者認為這句話,前頭被省略了一句很重要的句子--"了解自己"。
怎麼說呢?

先從筆者自己馬拉松的經驗來說好了,其實我也是這句話的受害者。話說二年前筆者也是滿腔熱血,充滿激情的栽入馬拉松長跑的運動,可能是腦內咖的分泌,每每比賽總是high到不行。

回憶起2009年台北馬拉松,那是我第四馬,我一路狂奔像脫韁野馬,到35K時才花了3 小時10分,正在自傲的想說,這麼快就可破四小時,不得不佩服自己天賦異鼎時,膝蓋開始產生微微的陣痛,當時我想應該只是累了,但是越來越痛,37K時幾乎無法前進,許多前輩經過身旁跟我說,看我怪異的跑姿就說我已經嚴重受傷了,最好放棄比賽,這時我心裡頭想著的就是這句話---堅持到底,永不放棄。我忍著疼痛,撐著回來,那天幾乎是無法走路去坐捷運回家。

過了沒多久,不信邪的又去參加台南馬拉松,跑了5K就發現,膝蓋的傷依舊,雖還可跑,但跑來怪怪的,不到10K果真越來越痛,一些老鳥跟我說,我不能再跑了,跑下去你會傷的很重,此時我想的也是這句話--堅持到底,永不放棄。

之後,我不得不認命的檢討我的雙腳,不管中醫西醫都去看過,幾乎所有醫生的醫囑都是同一句話:「多休息」,就這樣我休息了半年,你知道嗎?對一個跑者而言,不能跑那是很痛苦的事。

我很擔心從此不能跑了,我開始找了很多運動醫學相關資料,以了解自己到底怎麼了,事過境遷之後,想想當初就是因為這一句"堅持到底,永不放棄"害了自己,其實它沒有錯,錯的是我們不"了解自己",不了解自己的身體、骨骼結構、肌肉、和能力。

如果,當時我選擇放棄,不再堅持,也許休息個幾天就好了。我總是這樣想。

而這次的受傷,也讓之前的訓練與努力全部歸零。不過,好險,休養半年後,還能繼續跑,真是 謝天謝地。比起有些朋友因為這樣,從此高掛跑鞋,我算是幸運的了。

我們再來看看許多老經驗的跑者吧!

年初時參加蘆竹的越野馬拉松,那天風大溫度低,大同山副會長徐春福,他也跑過了百場馬拉松,算是馬場老鳥,跑了一半之後就棄賽,從未聽說過他棄賽的,甚至沒聽過他哪一場比賽沒有拿獎盃的,他竟然從容的選擇棄賽,豪不眷戀,後來我問他怎退出比賽,他說:「風大又下雨,他有失溫的狀況,可能感冒了」,這一次終於發現,他歷年成績都能保持3小時多水準的黃金鑰匙--該放就放,跑道永遠都在啊!

前不久參加太魯閣馬拉松,大同山的游大哥一向是個沉穩的跑者,不過這一場他卻坐裁判車回終點,選擇棄賽。事後問他,他說:「跑了快30K 發覺怎一直沒有排汗,甚至衣服還乾乾的,這是跑了57 場馬拉松第一次碰到的狀況...」,


我們往往會被感性牽引奮力的往前跑,卻不願理性的面對身體對我們提出的警告,就如老兄的豁達,和游大哥的對自身狀況的敏感度,那是馬拉松跑者的另一種境界。

我很喜歡警愛跑的陳進財先生說的一句話:「跑步要有點勉強,但千萬不能逞強」,道盡了跑步的深奧哲學,只有去跑,否則難以體會。

或許不能說"堅持到底,永不放棄"是句屁話(雖然我認為是),我要說明的是,從事一項運動千萬不要被滿腔熱情沖昏了頭,沒有了健康及家庭,你所從事的運動就毫無意義可言,很多時候(不管是運動、工作或課業)我們是該堅持到底,不可甚至也不願放棄,但前提是必須先了解自己。如果現在不是那塊料,硬要把它雕成器,勢必傷痕累累,了解自己的實力能力,也累積自己的實力,沉潛之後路一定更加寬廣。


我們該堅持的是一輩子到底,永不放棄熱愛的運動,而不是只是狹隘的拘泥於一場比賽,不是嗎?

[後記]
後來在新城車站,碰到這年輕的跑者,脖子掛著半馬的完賽獎牌,雙腳貼了些沙龍巴斯,一拐一拐的走上月台,朋友攙扶著登上火車,我彷彿看到自己曾經的影子。

祝福他早日康復,重返馬場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