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

寫在2010台北國際馬拉松前-第十一馬

去年我也有參與這場賽事,而我從這場賽事裡學到了很多保貴的經驗,因為我在這場賽事裡-腳受傷了。
初馬時的最後1K,是完跑感動的想哭。
而這場最後1K 也想哭,卻是腳痛的想哭。

其實,這場從頭到尾跑的很爽,有機會破4小時,跑到38K 時間用不到330,心想破4應該沒問題,最後4K 膝蓋痛的哇哇叫,最後一拐一拐的走進終點,415 完跑。

這一次受傷,看醫生找資料,我也從新認識自己身體,也不會有事沒事就拿出來亂操(去年的比賽前,我剛單車環島一千多公里回來,加上當天溫度12度,沒有足夠休息及熱身。)每個醫生都會說,好好休息就會好了,有時聽了真的很想罵髒話,休息多久?沒人說的準,我開始休息,也開始準備復健,坦白說,對一個熱愛跑步的跑者而言,打針吃藥吊點滴都可以接受,但叫他不跑去好好休息,可能會要他的命。

最後,我真的不得不認命,我放棄了多場賽事,進入休息狀態,那段時間最擔心的不是沒工作或無薪假,而是"不能跑了"怎麼辦。

很慶幸的,上帝永遠不會關閉希望的窗,不能跑,那就去爬山,就這樣我開使攀登百岳的計畫。

我的症狀就是髂脛束症候群(IT Band),俗稱的"跑者膝",主要就是四股肌太week造成膝蓋摩擦韌帶造成的疼痛,經過重量訓練讓這塊肌肉更強壯些,或許可解決這症狀,我是這麼想的,登山背負快20Kg,一天走個12小時,真的,爬了幾次我發現跑步腳真的不痛了。

今年我重新再度參與這場賽事,很想把失去的4小時完跑拿回來,也許機會不大,但至少我證明了我還可以跑,這樣就足夠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