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7日 星期日

2010萬金石馬拉松

如果說休息也是重要的訓練之一,那放棄比賽是否也是重要的比賽之一呢?
考量腳傷,雖然有百般的不願意,我還是忍痛的放棄這場賽事,只要馬兒還在就不怕沒有馬場可以奔馳

我還是帶了我的小黃瓜前來,心想或許沒有下場,但我還是可以騎著小黃瓜加油兼後勤補給。
從昨晚開始金山萬里一帶開始飄起了綿綿細雨,溫度也開始下降,這樣的天氣跟去年好像,我跟著領先群前進,以往大部分都跑在中間或後面的部位,從來都不知道這些跑在前頭的"超人"到底在搞甚麼名堂,怎沒事跑那麼快呢? 今天我終於開了眼界,也證明他們都沒穿溜冰鞋。

雖然沒有跑全馬,不過我倒也騎了全馬,途中碰到我跑初馬時跟我陪跑戴斗笠的老阿伯,我大聲的喊加油,聲音蓋過剛剛南下的東北季風。

跑在雨中海岸線,汗水與來自海上的風交織而成淡淡鹹鹹的汗水,風聲與喘息聲,掩蓋心臟賣力的跳動。如果馬拉松有甚好玩的,我覺得大概就是35K後的心境轉折,那是怎樣的心境呢?問我,我也只能告訴你,跑看看就知道了...

右起半馬士恆、政龍、宗德兄、全馬俊葦、全馬腳踏車我。比賽前晚,金山老街大餐了一頓,你看桌上的食物,如果說參加馬拉松是為了減肥,那大概應該只是幌子吧!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