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月31日 星期日

2010台南古都馬拉松

還是決定成行,我想在這場賽事裡,了解我的腳到底哪裡出了問題。
我現在最大的問題,就是明明知道有問題,卻不知如何告訴醫生哪裡有問題。


深夜從板橋搭客運南下,不到四點多就到台南。會場一片漆黑,我看到有很許多跑友在這裡露營。暖身太早了點,我暫時找個地方窩了一下,當然也餵了一下蚊子。五點開始,人潮逐漸湧入,我也開始熱身。

古都馬拉松最大的特色就是沿途經過許多的古蹟名勝,武廟、天后宮、赤崁樓、億載金城、安平古堡..等,越過四草大橋後,你可以欣賞許多的雁鴨候鳥池中戲水。是一條很不錯的古蹟、生態的跑馬路線

六點整,鳴槍起跑,我跟政龍並肩起跑,長長的人龍,綿延的很壯觀,邊跑邊聊天,也四處看看那古蹟斑駁中,滄桑的美,以為這樣的優閒可以忘卻之前的腳傷,到了近五公里,左腳開始有了狀況,發出了第一聲呻吟,請政龍先跑,我停下小走了一段距離,也聽聽左腳到底呻吟什東西。

經過億載金城,古大砲對準停靠運河上的現代軍艦,現代與古代不協調的交錯,穿梭而過的跑馬人龍,試圖找出矛盾中的平衡。明清古墓區幽幽的訴說,攻城掠地之後,終究還是一抔塵土。

彎個大彎上了四草大橋,我聽見淡淡海的聲音,我看見前方有群人圍著,似乎在爭食什東西,心想難道那是傳說中的西瓜補給站嗎?不畏腿傷我拔腿就跑,為了西瓜,我連命都不要了。吃了兩塊西瓜,真是暢快,原本想放棄的想法,頓時不見。

就這樣我經過了半馬的折返點繼續往前跑(我原打算半馬就折返),寬大的馬路上人少了許多,因為前面我走了一大段,所以離前面全馬的人群,有段距離,我往後看,也無多少追兵,才跑15k,已經花了2 個多小時,我開始調整跑步策略,左腳不行,重心就放在右腳,這樣兩腳輪著,兩腳都不行就大步快走,發覺好像可以撐一下,我也調整跑步姿勢,

兩腳雖有哀嚎但還是咬牙想辦法撐下去。

我有帶了些鹽錠,大約每5k 我就補給一粒,除了膝蓋的傷外,完全沒有抽筋的徵狀出現,經過全馬折返點,身上就剩三顆,看到路邊一位跑友,坐在路邊痛苦拍打自己的小腿,我停下來問,需不需要鹽錠,就這樣我給了兩顆,他看我僅留一顆,要退給我一顆,我說不用了,心想你多吃一粒,也許可以跑回去,而我多吃了好像還是一樣,就隨便了..哈哈。

經過25k,氣溫熱到爆,還好我有戴帽子和太陽眼鏡,我也把衣服脫掉,曬曬日光浴,最後的十幾公里,,就靠著我們這些後段班的傷兵殘將,相互的加油打氣免強的撐下去。這就是跑馬的迷人之處,在最艱困的時候還是有人陪你,不會孤單。

最後兩公里,經過市區,這時已經11 點了,遊客也漸多,當然太陽也很不客氣,遊客邊吃豆花邊跟我們加油的模樣,當時真的很想拿石頭K他,無奈這時連彎腰拿石頭這動作都覺得費力,距離關站最後15分,除了跑友相互鼓勵外,意志力已經被太陽給烤光了,能撐下去的就剩那一股"不甘心",不甘心已經跑了40K後,僅剩最後幾分鐘就關站,那前面的努力就白費了。

最後500m 我免強繼續跑,沿路已經回來的跑友邊吃便當邊加油,轉過彎我微笑的進入終點,今天能夠跑回來我已經覺得不可思議了,我看著時間顯示著5小時32分,扣掉起跑的時間,大概5小時30 分左右,不過這已經不重要。

 重要的是,我已經聽到我身體的聲音。

政龍他們半馬老早就回飯店休息,感謝我跑回來後,還特地過來接我去飯店洗澡,中午一行人去吃度小月,感謝在地的士恆招待,吃完度小月逛逛文學館,接著到武廟口吃肉圓,又在廟旁買冬瓜茶,早上流失的一口氣給補回來。

下午就搭宗德兄的車回台北,7 點多回到家,吃掉中午的便當,洗洗早就睡覺了,一覺到天亮..
早上量測的體重竟比出發前重了1K...不會吧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