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7月14日 星期二

跑在有彩虹的雨中

夏天炙熱的午後,陽光曬在柏油路上,路上除了零星的車輛外,行人不多。
除了陽光刺眼外,再加上柏油路上蒸發的熱氣,走在大馬路上就像中秋節烤肉盤上的雞腿。

不過,上天還是憐愛祂的子民,這季節往往在午後沒多久就烏雲一片,沒多久開始聽到遠方打雷聲,之後天空就像裹著厚重的黑衣裳般,接著就像有人在雲的上頭拿著水桶往下潑水,狂瀉而下的大雨,讓原本炙熱的柏油路,稍稍冷卻了些,也讓原本喧囂吵雜的城市寧靜了一些些,如果我在外頭,時間不趕的話,我會找一個屋簷下,靜靜的欣賞與享受暴雨中的那片寧靜。

這習慣不知何時開始的,記得小時候在鄉下,嘉南平原這季節午後也總是下起西北雨,雨打落在外頭的馬路,就像萬馬奔騰,快馬出征,我就蹲坐在門口靜靜觀賞,這樣一幕一幕的畫面,從童年到現在不斷不斷的重現。

這雨不會下太久,在太陽準備下山前,原本穿的厚重的黑衣裳,就會換成清爽的白上衣,如果稍晚點,就像趕著晚上去跑趴的小女生,抹上艷麗的腮紅。

這個季節,這個時候,打著赤膊,去河濱跑步,最是享受了。

車子停在浮州橋下,延著大漢溪的河堤,往樹林鶯歌方向跑,這條路線也是我最長練跑的路線,除了離家近外(開車約10分就到),有寬闊及變化的視野,自行車道標示的里程,也可讓自己清楚知道跑了多遠。

有同樣發現的應該不只是我,我常常在這裡碰到些跑友在這裡出沒,光看跑步的身形就可知道這跑友常不常跑步,跑步對他來說是偶而想到要跑才跑,還是跑步已是他一種借不掉的習慣,經過這類的跑友,一定會熱情的打聲招呼,好像很熟一樣,比一個加油的手勢,或者一個點頭微笑,這是隻身跑步時,最不孤單的陪伴,就像認識數十年的老朋友相遇一般,因為我們都是....Runner。

我習慣跑步時一定會帶著我的Nokia N73,除了聽聽廣播、MP3 電話進來也不漏接,當然萬一跑太遠出了狀況,手機變成是最好的幫手,它有300萬像素的照相機,我可以隨時把沿途美麗的記憶拍下來,以免得跑回來後,記憶被汗水浸濕後不見了。不過如果長跑時,聽了一小時後,耳朵就開始就會覺得吵,可能是身體起了變化,身體會發出訊號告訴大腦:「我很累了,可不可以讓我安靜些啊!」

我會拿掉耳機,收進腰包裡頭,手機也收進去。接下來的跑步,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,應該什麼都沒想吧! 隨著步伐、呼吸、汗水,我盡情的感受在這樣一種頻率裡,身體可能出現的變化與反應,坦白說,並非每次都會出現所謂的Runner High,有時身體甚至會發出哀號,不行了..我不行了,此時我就會去感覺身體,為什麼不行,才跑沒多遠呢! 它也總是有它的原因跟理由,我會遵循它的建議放慢步伐,甚至稍停一下喝口水,大部分的時候它總是能依照既定的目標完成使命。

沿著河岸跑,經過鹿角溪人工濕地的步道,我會刻意的放慢一下步伐,我不想因為我這個外人打擾了那些飛鳥的清幽,不過牠們也總是遠遠的,偶也在水中的草叢裡遇到幾隻水鴨悠遊著。河面的浮萍大肆的擴張,撲滿了整個河面像是鋪了一張的綠色毯子。如果大雨過後,公園的水池滿水溢出步道,鞋子是濕定了,不過這時的生態公園卻也是最活耀的時候,你可以聽到很多聲音,蛙鳴鳥叫,你可以把這聲音想像是沿途民眾的熱情加油聲..聒..聒...加油..聒..加油

經過濕地,可以選擇往自行車道跑,或者沿著下面的河邊跑,我喜歡沿河邊跑,這條路徑往往不會有腳踏車,人也很稀少,盡情的跑著,這條路好像就是為我而開一樣。

記得三月時,第一次跑半馬,就在石萬金國際馬拉松,當天也是下著雨,沿著海岸公路跑,吹著鹹鹹的海風,對我而言,可能是第一次的關係,享受新鮮帶來的愉悅,遠遠勝過斤斤計較那分分秒秒,我甚至從不奢望我會站在台上受領獎牌,不過我知道,我只要一直跑一直跑,如果到了70歲還可以跑,那上台領獎牌一定沒問題,因為這個年紀只要可以跑完,就真的值得頒給獎牌了。

在雨中跑步,其實分不清汗水還是雨水的,跑步過程中最怕汗滴到眼睛,這會讓眼睛有點酸刺,不過跑完後就像剛泡過一個舒服的澡,痛快至極,如果幸運的話,在你跑回歸程中,或許可以欣賞到東北方高掛的彩虹,你可以把它當作終點迎接你凱旋的七彩拱門。

擦拭交織的雨水汗水,讓身體漸漸冷卻,還來不及告別彩虹,黑夜悄悄降臨。

回家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